<ins id="vuvqp"><video id="vuvqp"></video></ins>
<tr id="vuvqp"></tr>

<tr id="vuvqp"><nobr id="vuvqp"><delect id="vuvqp"></delect></nobr></tr>

    <tr id="vuvqp"><small id="vuvqp"><acronym id="vuvqp"></acronym></small></tr>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典型案例發布
    依法保護文物和文化遺產典型案例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3-02-07 16:25:22

    依法保護文物和文化遺產典型案例

      一、焦某衛等14人盜竊(文物)、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二、魯某、羅某才故意損毀文物案

      三、張某杰、王某濤過失損毀文物案

      四、霍某程等11人倒賣文物案

      五、姚某忠等12人搶劫、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倒賣文物案

      六、廖某尚等3人盜掘古墓葬案

      七、王某等3人盜掘古墓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八、孫某林等15人盜掘古墓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九、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檢察院訴陳某平生態破壞民事公益訴訟案

      十、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檢察院訴易縣某石料加工有限公司生態環境保護民事公益訴訟案

      十一、福建省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民委員會、東埔村民委員會訴奧斯卡·凡·奧沃雷姆等物權保護糾紛案

      十二、北京宣房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訴呂某霞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

      十三、劉某慶等4人訴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物權糾紛案

      十四、吉林省靖宇縣人民檢察院訴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不履行法定職責行政公益訴訟案

      十五、西安某建材有限公司訴陜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文化和旅游體育局行政處罰案


      一、焦某衛等14人盜竊(文物)、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基本案情】

      2013年至2017年,被告人焦某衛等14人為牟取非法利益,結成盜竊、銷售古建筑構件的犯罪團伙,在山西、河南、河北三省30余縣區先后作案23次,竊得古建筑構件共計94件,并將其中琉璃磚、琉璃釘牌、琉璃瓦、木雕、屋脊、琉璃獅子、花雕、鏤空雕花、屋脊磚雕、青石獅子、雕花青石門墩、墩鼓石、石柱礎、木雕雀替、獅子磚雕、老式宮燈等出售,獲利8.74萬元。被盜古建筑多屬元、明、清時期所建,不同程度受損,其中,屬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3處、市級文物保護單位6處、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處。

      【裁判結果】

      山西省陵川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焦某衛等13名被告人盜竊古建筑構件,均構成盜竊罪。本案系預謀作案、團伙作案、交叉流竄跨地域作案,盜竊人數多、次數多,采取破壞性手段盜竊,造成文物保護單位遭破壞,社會危害嚴重。被盜古建筑構件經鑒定屬于一般文物,依照相關司法解釋規定,5件一般文物應視為高一等級的三級文物;盜竊一般文物、三級文物,應當分別認定盜竊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根據竊得文物等級、數量,焦某衛等13人分別構成盜竊數額巨大、數額較大,部分被告人具有累犯、前科或者坦白、自首等情節的,依法予以綜合考量,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至六個月,并處罰金5萬元至5000元。被告人張某明知盜竊的文物而收購,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各被告人非法所得予以沒收。追繳被盜古建筑構件,返還原單位。

      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竊文物引發的刑事案件。山西是中華文明和黃河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地面文物占中華文物存量的六分之一,全國重點保護文物單位531處,居全國第一,打擊文物犯罪、加強文物保護任務更加繁重。本案屬于跨省域團伙犯罪,被告人流竄作案,采取破壞性手段盜竊近百件古建筑構件,嚴重危害文物安全和社會治安。人民法院準確把握、嚴格執行司法解釋規定的盜竊文物行為的法定刑幅度認定標準,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既堅持重拳出擊、嚴厲懲治犯罪,又堅守法律底線、防止“拔高”處理,確保罪責刑相適應。同時,在一審判決判項中逐一列明應當追繳、返還的文物,不設時限、一追到底,最大限度保障被盜文物單位的合法權益。該案體現了人民法院依法嚴懲盜竊文物犯罪的決心和成效,對司法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具有示范意義。

      二、魯某、羅某才故意損毀文物案

      【基本案情】

      安徽省繁昌縣東輝中草藥種植專業合作社是一家從事中草藥種植、銷售等經營活動的農民專業合作社,魯某為該合作社負責人,羅某才為股東。2012年4月,該合作社承租繁昌縣平鋪鎮某村約200畝山林,準備用于種植草藥及苗圃。因該片山林位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皖南土墩墓群范圍內,同年5月,魯某與繁昌縣文物局簽訂了文物保護責任書,承諾不使用挖掘機施工作業。但在皖南土墩墓范圍內施工的過程中,魯某、羅某才仍擅自使用挖掘機進行清理表層土壤、挖溝等作業。同年10月,繁昌縣文物局執法人員巡查時發現該情況并予以制止。經鑒定,皖南土墩墓本體受到嚴重破壞。

      【裁判結果】

      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魯某、羅某才故意損毀被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文物,均構成故意損毀文物罪。二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1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系故意損毀文物引發的刑事案件。案發地位于皖南土墩墓群范圍內,該墓葬群及其出土文物集中反映了西周至春秋時期的社會生產、生活狀況,是研究吳越文化的重要資料,對研究商周時期中原文化和周邊文化的關系、中華文明的一體化進程等重大課題具有重要意義。魯某、羅某才在與繁昌縣文物局簽訂文物保護責任書后,仍然明知故犯,嚴重破壞皖南土墩墓本體,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人民法院在依法審判的同時,采取“以案說法”形式在皖南土墩墓群保護區內進行宣講,引導社會公眾提高文物保護意識和自覺性,起到了“懲處一個、警示一片”的教育作用。該案是人民法院、文物行政部門秉持統籌好文物保護與經濟社會發展的理念,依法履職盡責,通過嚴格妥善查處發生在人民群眾周邊、與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案件,努力提升文物保護水平和效果的代表性案例。

      三、張某杰、王某濤過失損毀文物案

      【基本案情】

      2019年,洛陽某熱力工程安裝有限公司承包河南省洛陽市洛白路供熱主干線工程,其部分施工區域位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漢魏洛陽故城保護范圍內。同年6月15日,該公司項目經理韓某兵通知三標段工隊負責人即被告人張某杰將施工現場的結構層瀝青、混凝土墊層清理掉,露出原土即可。張某杰對此沒有理解清楚而繼續施工,并雇傭無操作資質的被告人王某濤駕駛挖掘機作業。次日凌晨,張某杰、王某濤在施工過程中沒有盡到注意義務,造成一古墓葬券頂完全破壞。經鑒定,挖掘行為損毀東漢時期古墓葬,局部破壞漢魏洛陽城遺址本體,對古墓葬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造成嚴重破壞。

      2019年9月25日,洛陽市文物局對洛陽某熱力工程安裝有限公司罰款30萬元(已繳納)。

      【裁判結果】

      河南省洛陽市洛龍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杰、王某濤過失損毀被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文物,造成嚴重后果,均構成過失損毀文物罪。二被告人歸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系過失損毀文物引發的刑事案件。漢魏洛陽故城前后延續使用近1600年,是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的都城,是漢魏時期對外交流的重要窗口和“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F存遺址為國務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世界文化遺產,具有重大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保護文物人人有責,特別是在文物保護范圍內,建設施工單位及相關責任人更要按章作業、盡到注意義務,損毀文物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張某杰、王某濤在施工中過失損毀漢魏洛陽故城保護范圍內的古墓葬,造成嚴重后果,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施工單位沒有盡到管理義務,應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人民法院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對二被告人定罪量刑,文物行政部門依法對施工單位予以罰款的行政處罰,展現了多元治理、全面追責、共同提升文物保護水平的鮮明導向和工作實效,對引導社會公眾提高文物保護意識、建設施工單位及相關責任人提高文物安全責任意識,具有重要警示和教育意義。

      四、霍某程等11人倒賣文物案

      【基本案情】

      2019年至2020年,被告人張某煜、馬某全、雷某河、雷某剛、袁某華多次進入新疆羅布泊保護區,非法獲取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被告人霍某程以出售為目的,從被告人依某、張某煜、馬某全、馬某慶、孫某杰、雷某河、馬某英、袁某華、阿某處,收購由羅布泊古樓蘭遺址出土的打砸器、石器等器物百余件。經鑒定,霍某程買賣、儲存二級文物6件、國家三級文物23件;依某買賣二級文物3件、國家三級文物8件;張某煜買賣、儲存三級文物24件;雷某河、馬某英買賣、儲存二級文物1件、三級文物5件;馬某全買賣二級文物1件;馬某慶買賣、儲存二級文物2件、三級文物6件;孫某杰買賣三級文物2件;雷某剛買賣、儲存三級文物10件;袁某華買賣、儲存三級文物3件;阿某買賣三級文物1件。從上述人員的經營場所,還查獲國家禁止經營的其他文物1180件。

      2019年9月、2020年1月,被告人霍某程先后兩次通過手機拍賣軟件“微拍堂”,將其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鄯善縣七克臺鎮收購的1個石杵和1個石矛出售給他人,共獲利3306元。經鑒定,上述石杵、石矛均為三級文物。

      【裁判結果】

      哈密鐵路運輸法院認為,霍某程等11名被告人以牟利為目的,出售或者為出售而收購、運輸、儲存國家禁止買賣的文物,均構成倒賣文物罪?;裟吵痰?人分別倒賣二級文物或者5件以上三級文物,屬于情節特別嚴重;孫某杰等3人倒賣三級文物,屬于情節嚴重。依某等7人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減輕處罰。袁某華等3人具有坦白情節,可以依法從寬處罰?;裟吵痰?1人均自愿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判處霍某程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5萬元;分別判處依某等10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六個月,緩刑四年至一年,并處罰金8000元至2000元。追繳各被告人的違法所得,沒收扣押在案的文物。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系倒賣文物引發的刑事案件。涉案文物主要來源于新疆羅布泊保護區,該保護區內有小河墓地、樓蘭故城遺址等多個重點文物保護區域,分布了大量珍貴文物和文化遺址,具有重大歷史、藝術、科學價值。依某等人違反國家文物保護法規,多次進入羅布泊保護區非法獲取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在當地自發形成的文物經營市場內出售,霍某程以出售牟利為目的大量收購、運輸、儲存文物,并利用互聯網拍賣變現,均應依法承擔刑事責任。本案倒賣文物行為呈現出規?;?、產業化、網絡化特點,涉案文物數量巨大,包括數十件二級文物、三級文物,嚴重破壞羅布泊保護區的地理、文化原貌和文物安全。人民法院堅持“全鏈條、全要素”打擊,依法嚴懲倒賣文物行為,同時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正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發揮了刑事制裁的懲罰與教育功能,為從源頭遏制倒賣文物犯罪、加強文物市場監管、堵塞文物保護工作漏洞,提供了法治指引。

      五、姚某忠等12人搶劫、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倒賣文物案

      【基本案情】

      2012年至2014年12月,被告人姚某忠糾集、指揮被告人劉某等10人,在遼寧省凌源市、建平縣、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朝陽市龍城區和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多次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被盜掘地1處為青銅時代夏家店下層文化時期古遺址、1處為青銅時代夏家店上層文化墓葬、17處為新石器時代紅山文化積石冢,其中3處位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牛河梁遺址保護區范圍內。經鑒定,盜掘行為造成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的文物本體和歷史風貌嚴重毀損,歷史信息丟失;竊得玉鐲子1對和雙聯璧、勾云形玉佩、玉鐲、玉箍各1件,均為新石器時代紅山文化一級文物。

      2012年6月至2014年11月,被告人姚某忠倒賣玉鐲、馬蹄形玉箍等一級文物15件、二級文物1件,共獲利195萬元;被告人李某寶倒賣玉鐲、玉環、玉蟬形飾等一級文物8件、二級文物和三級文物各1件,共獲利48.5萬元。

      2014年10月,被告人姚某忠糾集多人(均另案處理),經事先策劃,采用暴力手段劫取被害人馮某所持文物等財物。經鑒定,被劫財物中有二級文物2件,三級文物、一般文物各1件。

      【裁判結果】

      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姚某忠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以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財物,構成搶劫罪。其搶劫二級文物,屬于搶劫數額特別巨大。姚某忠等11名被告人違反國家文物管理法規,擅自挖掘具有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均構成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罪。姚某忠等人多次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盜掘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古文化遺址,并盜竊珍貴文物。在共同犯罪中,姚某忠等7人系主犯,其他4人系從犯。姚某忠、李某寶以牟利為目的,倒賣國家禁止經營的文物,均構成倒賣文物罪,情節特別嚴重。對姚某忠等人所犯數罪,依法并罰。對姚某忠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他被告人分別判處或者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至“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2萬元”不等的刑罰。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對各被告人的定罪量刑。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及倒賣文物、搶劫文物引發的刑事案件。紅山文化是中華文明起源的重要標志之一,其牛河梁遺址為中華文明史前溯千年提供了有力物證,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文化價值。本案是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被盜掘的系列案件之一,人民法院針對本案已形成專業化犯罪團伙,實行資金提供、設備投入、勘探古墓、盜掘墓葬、銷售分贓“一條龍”作業,涉案文物數量眾多,非法獲利數額巨大等特點,結合文物等級、對古文化遺址、古墓葬造成的損害結果,以及各被告人參與作案次數、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等因素,堅持依法重拳出擊,全面打擊文物犯罪網絡,嚴懲文物犯罪團伙首犯,徹底斬斷文物犯罪鏈條。該案體現了人民法院依法懲治和預防文物犯罪、維護文化遺產安全的決心和成效,彰顯了為傳承中華文明、弘揚中華文化提供強力司法保障的責任擔當。

      六、廖某尚等3人盜掘古墓葬案

      【基本案情】

      2021年6月,被告人廖某尚、盧某軍、李某生伙同吳某強(在逃),經事先謀劃、商定,攜帶金屬探測儀和鐵鏟等工具,至廣西壯族自治區羅城仫佬族自治縣兼愛鄉某村附近一古墓群進行盜掘,挖開其中一座古墓,取出瓦壇、木條等物品。經鑒定,被盜掘墓葬系清代廖氏家族古墓群中的一座,為廖氏第六代廖某忠之墓;該墓群保存較好,形制和碑刻具有地方特點,碑文清晰,對研究當地人口遷徙歷史及民族融合等問題具有重要價值,屬于受法律保護的不可移動文物。

      【裁判結果】

      廣西壯族自治區羅城仫佬族自治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廖某尚、李某生、盧某軍違反國家文物管理法規,盜掘具有歷史價值的古墓葬,均構成盜掘古墓葬罪。在共同犯罪中,三被告人均系主犯。三被告人均具有坦白情節,且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其主動賠償廖氏族人,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

      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掘古墓葬引發的刑事案件。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刑法保護的古文化遺址、古墓葬不以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為限;實施盜掘行為,損害古文化遺址、古墓葬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即屬于犯罪既遂。清代廖氏家族古墓群雖未公布為不可移動文物,但仍受法律保護。各被告人明知是古墓葬而實施盜掘,致使古墓葬本體完整性遭受了不可逆的破壞,即便沒有竊得有價值的文物,亦應受到相應刑事制裁。人民法院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追究三被告人刑事責任,體現了全面維護文物安全的鮮明立場,對于引導公眾正確認識受法律保護的古墓葬及其價值、營造共同保護社會氛圍,以及警示、震懾民間盜墓活動,具有積極意義。

      七、王某等3人盜掘古墓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6年至2017年,被告人王某、王某1、王某楓在王某提議、糾集之下,時分時合或者伙同其他人,多次至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何山、橫山、吳山嶺、華山西峰、華山東峰、觀山,以及吳中區羊腸嶺、鳳凰山等處盜掘古墓葬,其中,王某參與13次、王某1參與8次、王某楓參與11次,共計盜掘古墓葬14座。經鑒定,被盜古墓葬系蘇州地區商周至清代古代墓葬,對蘇州地方的歷史、文化具有較高的研究價值,盜掘行為對古墓葬本體造成了直接、嚴重的破壞。

      經法院主持調解,王某、王某1、王某楓與公益訴訟起訴人(檢察機關)達成附帶民事賠償協議,支付古墓修復費用及鑒定評估費用共計82349.59元。

      【裁判結果】

      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被告人王某、王某1、王某楓違反國家文物管理制度,盜掘具有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古墓葬,均構成盜掘古墓葬罪。三被告人多次盜掘古墓葬,情節嚴重,應依法懲處。在共同犯罪中,王某、王某1系主犯;王某楓系從犯,依法減輕處罰。三被告人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王某如實供述了公安機關尚未掌握的本案絕大部分同種犯罪事實,可以依法從輕處罰。三被告人均認罪認罰,可依法從寬處理;已足額賠償被盜掘古墓的修復費用及評估鑒定費用,可酌情從輕處罰。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三個月至九年,并處罰金1.2萬元至9000元。已扣押的贓物,予以沒收,并責令三被告人按各自參與犯罪的數額,退賠尚未追繳的贓物(或折價款);責令三被告人退出本案已追繳贓物的銷贓所得。

      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掘古墓葬引發的刑事案件。被盜吳楚貴族墓葬群是蘇州市文物保護單位,具有較大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王某等人先后實施十余次盜掘,對古墓葬本體造成了直接、嚴重的破壞,也對古墓葬群的自然、人文環境造成了損害。檢察機關在提起公訴的同時,依法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人民法院堅持嚴格依法確定法定刑幅度,堅決嚴懲盜墓行為,同時注重運用恢復性司法規則,鼓勵被告人主動賠償公益損失,促進古墓葬及周邊環境及時修復,依法支持被告人與檢察機關達成附帶民事賠償協議,并將被告人足額賠償情節作為重要酌定從輕處罰因素予以考量。該案依法審理落實了全面追責及刑事、民事責任相協調的要求,彰顯了以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推動歷史文化遺產和自然、人文環境一體保護的司法價值取向。

      八、孫某林等15人盜掘古墓葬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6年至2017年,被告人孫某林等15人經交叉結伙、事先策劃,在青海省都蘭縣熱水墓群血渭一號大墓東北角、東側平臺處及血渭牧場(俗稱羊圈墓)多次進行盜掘,竊得大量文物。其中,1個金屬材質碗變賣獲利20余萬元,50余克帶花紋金片變賣獲利2萬余元。經鑒定,被盜古墓葬為唐代時期吐蕃墓葬,分別屬于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都蘭縣熱水墓群重要組成部分和夏爾雅瑪可布遺址。查獲的646件文物中,一級文物14組、16件,二級文物49組、77件,三級文物132件,一般文物421件。

      在血渭一號大墓東北角的盜掘行為造成地波探測安防一期工程破壞,產生修復費用40.64萬元。在羊圈墓盜掘所挖盜洞,產生回填費用2400元。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民檢察院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孫某林等被告分別承擔上述費用以及開展搶救性發掘和搭建古墓保護棚產生的費用。

      【裁判結果】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孫某林、夏某、蘇某奎、索某等15名被告人違反國家文物管理制度,盜掘具有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古墓葬,均構成盜掘古墓葬罪。其多次盜掘古墓葬,盜掘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古墓葬,并盜竊珍貴文物,應依法懲處。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或者具有自首、立功、主動繳納罰金和公益賠償金等情節的,依法予以從輕、減輕處罰;被告人系累犯的,依法從重處罰。經綜合考量,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至六年,并處罰金30萬元至5萬元;被告人犯數罪的,依法并罰。依法沒收車輛等作案工具,在案646件文物由扣押機關移交都蘭縣文物行政部門??紤]到破壞古墓葬歷史價值、科研價值難以評估,并結合各附帶民事訴訟被告的經濟能力,確定本案公益賠償金為40.88萬元,判決各被告分別繳納81498.18元至218.18元不等。

      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對各被告人的定罪及對孫某林等13人的量刑,改判另2名被告人的刑期;維持一審判決的其他判項。

      【典型意義】

      本案系盜掘古墓葬引發的刑事案件。被盜古墓葬屬于青海省都蘭縣熱水鄉境內的熱水墓群,其中,血渭一號大墓是迄今為止熱水墓群乃至青藏高原上發現的結構最完整、體系最清晰、形制最復雜的高等級墓葬,對研究唐代吐蕃歷史文化、唐蕃關系與民族交流融合等具有重要價值。孫某林等人的盜掘行為嚴重損毀古墓葬本體結構,嚴重破壞古墓葬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嚴重損害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人民法院在依法嚴懲盜掘古墓葬犯罪行為的同時,正確貫徹損害擔責、全面賠償原則,依法合理認定民事責任范圍,統籌考量各被告人的刑事、民事責任,并明確判決將在案文物全部移交文物行政部門。該案體現了人民法院依法嚴懲重大文物犯罪、推進文物與環境一體保護和系統治理的堅定決心與責任擔當,對保護傳承少數民族歷史文化,激發全體中華民族文化自信自強,具有重大積極意義。

      九、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檢察院訴陳某平生態破壞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21年7月11日,陳某平在貴州梵凈山景區排隊前往梵凈山金頂時,使用登山手杖在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梵凈山金頂摩崖”石壁處進行刻劃。雖有其他游客提醒、勸阻,陳某平仍執意在該石壁處刻留“麗水陳國”字樣。經鑒定,刻劃行為造成上述文物和景觀價值不可逆損害,經濟損失在50000元以上。經委托有關機構制定修復方案,需修復費用60952.08元,勘察設計費38000元。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檢察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陳某平承擔上述修復費用、勘察設計費以及懲罰性賠償金50000元并向公眾賠禮道歉。

      【裁判結果】

      貴州省江口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陳某平在世界自然遺產地梵凈山內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梵凈山金頂摩崖”處刻劃,對文物造成了不可逆損害,也對梵凈山的整體生態環境造成了破壞,依法應當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責任。陳某平不顧他人勸阻,故意破壞生態環境,結合專家意見、陳某平庭審態度、已受行政處罰等情形,酌定確定其承擔相應懲罰性賠償金。依法判決:陳某平承擔文物修復費用60952.08元、勘察設計費38000元、生態環境損害懲罰性賠償金25000元,并對其違法行為在國家級新聞媒體上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貴州省銅仁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故意損毀文物引發的民事公益訴訟案件?!拌髢羯浇痦斈ρ隆笔谑蔷哂兴囆g價值的人文歷史遺跡,屬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是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陳某平的刻劃行為不僅造成了文物遺跡不可逆的損害,貶損了該文物的藝術價值及科學研究價值,破壞了景區的整體生態環境,也侵害了社會公共利益,產生了嚴重不良社會影響。人民法院堅持損害擔責、全面賠償原則,落實以生態環境修復為中心的損害救濟制度,統籌考慮民事、行政責任的有機銜接,實現了懲戒違法、賠償損失與修復環境的協調統一。該案是人民法院堅持以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推進文物古跡與生態環境一體保護和系統治理的生動實踐,對于引導社會公眾摒棄刻字涂鴉、攀爬踩踏等陋習,樹立文明出行理念,營造生態文明建設新風尚,具有重要意義。

      十、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檢察院訴易縣某石料加工有限公司生態環境保護民事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明長城-紫荊關段”于1996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易縣某石料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石料公司)于 2014 年開始建設,工廠建筑及道路位于紫荊關長城文物保護范圍及建設控制地帶內,經行政主管機關兩次下發停止占用林地違法行為通知書和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仍未停建,后在2016年、2017年又進行擴建,生產經營至本案發生。經鑒定,石料公司石料加工廠建筑及道路違法占用林地、長城文物保護范圍及建設控制地帶,開采原料、破碎、篩分,造成遺跡周圍大片林地裸露空化,對古長城遺跡以及周邊生態環境造成損害;造成的林地生態損失為528397.81元;經制定分區修復方案,修復總費用717876.13元,所需時間2年。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檢察院提起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石料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并限期拆除其石料加工廠,修復生態環境或者賠償上述修復費用,賠償上述林地生態功能損失并支付等額破壞生態懲罰性賠償金,負擔本案鑒定費,在國家級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

      【裁判結果】

      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長城是不可移動文物,屬于人文遺跡,符合法律規定的“環境”范疇。石料公司的行為對長城歷史風貌、環境風貌的破壞,不僅是對文物本身及周邊環境造成危害,也是對民族精神和民族感情的侵害,應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其行為初始于民法典施行之前,危害后果一直延續,對社會公共利益造成嚴重損害,依法應承擔懲罰性賠償。依法判決:石料公司立即停止對“明長城-紫荊關段”紫荊關保護范圍內文物歷史風貌、環境風貌及生態環境的侵害,拆除其位于長城保護范圍及建設控制地帶內的石料加工廠;按照鑒定意見確定的修復方案及修復期限,將其破壞的生態環境修復至損害發生之前的狀態和功能,如不能按期完成修復工作,則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717876.13元;賠償林地生態環境功能損失費用528397.81元,并支付破壞生態懲罰性賠償金528397.81元;在國家級媒體向社會公眾道歉;負擔鑒定費40000元。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系在文物保護范圍內違法建設經營引發的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長城凝聚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和眾志成城的愛國情懷,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代表性符號和中華文明的重要象征,也是極為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明長城紫荊關段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石料公司在紫荊關保護范圍內違法建設經營,破壞長城歷史與環境風貌,兩次被行政處罰仍不整改。人民法院積極踐行新時代生態文明理念,主動對焦中央關于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重大部署,貫徹落實損害擔責、全面賠償原則,依法認定石料公司各項民事責任,實現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生態效果相統一。為鞏固提升長城司法保護能力水平,人民法院以本案成功審理為契機,在長城紫荊關段選址建設了首個長城生態環境修復司法保護(教育)基地,積極發揮環境資源審判職能作用,努力推進長城本體及其文化遺產、生態環境一體保護和系統治理。

      十一、福建省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民委員會、東埔村民委員會訴奧斯卡·凡·奧沃雷姆等物權保護糾紛案

      【基本案情】

      祖師信仰是閩南地區重要的宗教信仰,將祖師遺體塑成肉身像并進行供奉是該地區習俗。章公祖師生于十一至十二世紀,在福建陽春青龍山道庵修行并坐化。林氏先人在宋代為供奉章公祖師像而建普照堂,章公祖師像受到當地民眾供奉崇拜延續至今。普照堂及所供奉的章公祖師像屬福建省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和東埔村集體所有財產。1995年章公祖師像被盜,至今未破案。2015年3月,荷蘭王國居民奧斯卡·凡·奧沃雷姆(以下簡稱奧斯卡)在匈牙利展出一尊中國宋代肉身佛像。兩村村民經與照片及祖師遺物對比,發現該佛像為被盜的章公祖師像。兩村村委會向奧斯卡主張返還未果,向荷蘭法院起訴被駁回,遂于2015年12月向福建省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奧斯卡及奧斯卡獨資經營的兩家公司返還章公祖師像,并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20萬歐元、實現債權費用5萬歐元。

      【判決結果】

      福建省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案涉佛像與1995年福建省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普照堂內被盜流失的宋代章公祖師像具有同一性,本案應當適用偷盜事實發生時物之所在地法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奧斯卡的買受行為不適用善意取得制度。章公祖師像在荷蘭僅是一件具有異域特色的文物,但在中國章公祖師像的誕生地、保存地,則是當地祖師信仰的重要信物,承載著當地眾多信眾的精神寄托。章公祖師像作為集體所有的傳世文物,于法而言,陽春村和東埔村村民對章公祖師像的集體所有權受法律保護;作為祖師信仰的信物,于情而言,章公祖師像應當返還給信眾村民;作為人類遺骸的文化財產,于理而言,章公祖師像亦當回歸其原始文化氛圍和故土環境。在章公祖師像被偷盜、未經中國政府許可非法出口到國外后,陽春村委會和東埔村委會有權代表集體行使所有權,跨境追索,要求非法占有人返還流失的珍貴文物。依法判決:奧斯卡向陽春村委會和東埔村委會返還章公祖師肉身佛像,駁回兩村委會的其他訴訟請求。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文物物權糾紛引發的涉外民事案件,是民間通過國內民事訴訟追索流失海外文物的開創性案例,在探索涉外文物司法裁判規則、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方面具有示范意義。一是宣示了我國文物法律的域外適用。首次明確流失海外文物適用被盜時文物所在地法,有力維護了文物流出國利益。二是彰顯了我國堅定維護文化財產國際條約的立場。充分尊重文化財產條約關于“保護文化財產免受偷盜、秘密發掘和非法出口的危險”及“便利文物返還和歸還”等精神,對國內法作出與國際條約目的和宗旨相符的解釋。三是為阻斷我國文物海外流失提供了司法支撐。從文物涉外交易及出境的禁止性規定、案涉佛像作為人類遺骸的文化財產屬性等角度,闡明盜贓文物的買受行為不適用善意取得制度,為當事人通過民事訴訟途徑追索海外文物提供強有力的法律支撐,對文物銷贓海外亦具有警示和防范作用。

      十二、北京宣房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訴呂某霞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

      【基本案情】

      北京市西城區達智橋胡同12號×號平房系直管公房(以下簡稱案涉公房),坐落于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楊椒山祠(明代名臣楊繼盛故居)內。2000年,呂某霞與房管部門就案涉公房簽訂租賃合同。北京宣房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宣房公司)經公有資產管理部門授權,行使直管公房的全部經營管理權。2015年12月,北京市文物局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發出《關于公告施行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楊椒山祠(松筠庵)保護措施的函》,后由宣房公司公示了房屋騰退政策和方案。本案雙方未能就案涉公房騰退及補償安置問題達成一致,宣房公司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解除案涉公房租賃合同,呂某霞及其女陳某騰空案涉公房、拆除自建房。訴訟中,宣房公司提供北京市房山區稻田一路1號院的一套房屋,供二人臨時周轉居住。

      【裁判結果】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一切機關、組織和個人都有依法保護文物的義務。使用不可移動文物,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負責保護建筑物及其附屬文物的安全,不得損毀、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動文物。宣房公司作為公有住房的經營管理單位,有權依法履行文物保護職責,其依據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公函,經有關政府主管部門同意,制定了騰退安置方案,與呂某霞一方進行了房屋騰退安置的洽商。在雙方未能就騰退協議達成一致的情形下,基于相關法律規定,宣房公司有權要求解除合同,但同時應保障相對人的合法居住利益。經核勘,宣房公司已為呂某霞一方提供了適當住房,可以判定具備騰退條件。對于安置、補償問題,當事人應當依法另行協商妥處。依法判決:確認解除呂某霞與宣房公司正在履行的案涉公房租賃合同;呂某霞、陳某將案涉公房騰空后交予宣房公司,同時搬至宣房公司提供的周轉房屋居??;案件受理費由宣房公司負擔。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文物房屋租賃合同糾紛引發的民事案件。案涉公房所在的楊椒山祠具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值,由于居民租住等原因,祠內文物建筑年久失修、損毀嚴重,安全隱患突出,多年來社會各界一直呼吁加強保護工作。該案是當地文物保護騰退系列案件之一,人民法院嚴格公正司法,正確適用文物保護法、合同法相關規定,在推動文物及時騰退的同時保障被騰退人合法居住利益,實現了保護文物與保障權益、法治力量與司法溫度的有機統一。在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還積極探索司法審判與文物保護相結合的專業化機制,并強化與有關部門溝通、配合,推動提升文物保護整體水平。該案彰顯了人民法院依法服務大局、維護首都核心區古都風貌保護的使命擔當,為加強不可移動文物集群司法保護及類似案件辦理提供了參考樣本。

      十三、劉某慶等4人訴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物權糾紛案

      【基本案情】

      1929年2月,紅四軍主力在大柏地伏擊來犯的國民黨軍隊,戰斗十分激烈,在村前墻壁上留下很多彈洞,毛主席著名詞作《菩薩蠻·大柏地》中“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即追憶此段歷史。土地改革時期,瑞金縣政府將紅四軍大柏地戰斗戰場遺址“彈洞前村壁”的兩間房屋(以下簡稱“彈洞”兩房)等財產分給劉某仁、劉某慶、劉某庠(割禾客)、劉某華(劉某娣)、麻某連所有,并于1953年3月10日頒發《土地房產所有證》。之后,劉某仁將“彈洞”兩房交給其弟劉某泮居住。1969年,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從劉某泮手中接管“彈洞”兩房,并進行了局部維修。2007年4月15日,在《紅四軍大柏地戰斗戰場遺址簡介》的碑文中載明該遺址原為“劉某泮私宅”。劉某慶、劉某庠、劉某序、劉某華系劉某仁與麻某連生育的子女,知曉碑文簡介內容后,向江西省瑞金市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返還“彈洞”兩房。審理過程中,劉某慶等人變更訴訟請求,請求判令將碑文中的劉某泮變更為劉某仁、劉某慶、割禾客、劉某娣、麻某連。

      【裁判結果】

      江西省瑞金市人民法院認為,“彈洞”兩房系土地改革時期政府依據當時的土地政策分配給劉某仁、劉某慶、劉某庠(割禾客)、劉某華(劉某娣)、麻某連所有,且辦理了《土地房產所有證》后未再進行變更登記。紅四軍大柏地戰斗戰場遺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該遺址中“彈洞”兩房屬于國家重點保護的文物,任何人不得對其損害。文物保護單位應對其妥善管理,碑文簡介中該遺址原為“劉某泮私宅”確有錯誤,應予以更正。依法判決: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將“彈洞”兩房前碑文《紅四軍大柏地戰斗戰場遺址簡介》中“劉某泮”的名字變更為“劉某仁、劉某慶、割禾客、劉某娣、麻某連”。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系革命文物物權糾紛引發的民事案件。革命文物承載著黨領導人民英勇奮斗的光榮歷史,記錄了中國革命偉大歷程和感人事跡,保護、利用好革命文物,對弘揚革命文化、傳承紅色基因意義重大。劉某慶等人起訴主張返還“彈洞”兩房,根源在于其認為碑文簡介中原住戶名稱有誤導致自身權益受損,訴訟目的主要還在于“正名”。人民法院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統籌兼顧加強革命文物保護傳承和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強化釋法析理,促進矛盾糾紛妥善化解。該案是人民法院為革命文物保護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生動探索,為豐富、完善文物司法裁判規則積累了有益經驗,對于引導社會公眾全面、正確樹立文物保護理念,督促文物保護單位增強尊重歷史、注重細節的責任意識,具有宣傳教育意義。

      十四、吉林省靖宇縣人民檢察院訴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不履行法定職責行政公益訴訟案

      【基本案情】

      楊靖宇將軍殉國地位于吉林省白山市靖宇縣濛江鄉保安村,是國家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省級重點烈士紀念保護單位。2020年,白山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專門頒布《白山市楊靖宇將軍殉國地保護條例》,規范楊靖宇將軍殉國地的保護、管理和利用,其中明確規定,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主管部門負責楊靖宇將軍殉國地日常保護管理等工作。靖宇縣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在楊靖宇將軍殉國地存在游樂園、燒烤屋、游船等經營活動,影響愛國主義精神弘揚,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遂向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發出檢察建議,要求其全面履行保護管理職責,依法對楊靖宇將軍殉國地保護范圍內餐飲、娛樂、野炊、露營、垂釣等與紀念、瞻仰、悼念烈士無關且有損環境的行為進行監管,責令改正,恢復楊靖宇將軍殉國地莊嚴、肅穆的環境氛圍。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未按要求履行職責,靖宇縣人民檢察院向靖宇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在審理過程中,案涉娛樂設施全部拆除,靖宇縣人民檢察院申請撤回起訴。

      【裁判結果】

      吉林省靖宇縣人民法院認為,靖宇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積極整改,履行職責,實現了公共利益的保護,靖宇縣人民檢察院自愿申請撤回起訴,符合法律規定,裁定準許撤回起訴。

      【典型意義】

      本案系有關機關怠于履職引發的行政公益訴訟案件。楊靖宇將軍殉國地是黨領導人民頑強奮斗、抵御外辱的重要見證,是承載獨特精神標識和文化精髓的革命文物,是弘揚英烈精神、傳承紅色基因的寶貴財富。人民法院堅持多元共治和源頭治理的理念,依法延伸審判職能,加強與檢察機關、行政主管部門溝通協調,對整改情況進行監督,推動形成文物保護合力,促成各項問題及時、妥善解決。該案依法審理有效維護了英雄烈士的榮譽與尊嚴,積累了加強革命文物和紅色文化遺產司法保護的探索性經驗,對促進有關行政機關依法全面履職盡責,推動英雄烈士紀念設施保護、傳承與合理利用,具有示范意義和導向價值。

      十五、西安某建材有限公司訴陜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文化和旅游體育局行政處罰案

      【基本案情】

      2014年7月開始,西安某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材公司)在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秦始皇陵保護范圍內占用土地建設預拌混凝土擴建項目。2017年3月,陜西省西安市規劃局臨潼分局將該線索通報給西安市臨潼區文化和旅游體育局(以下簡稱臨潼文旅局)。同月17日,臨潼文旅局就建材公司“未經文物部門批準擅自施工”立案調查,并責令建材公司限期拆除、恢復原貌。此后,臨潼文旅局兩次向建材公司送達行政處罰告知書及聽證告知書,并根據建材公司申請依法組織聽證,履行法定程序。其間,秦始皇陵博物院兩次對臨潼文旅局征詢意見函作出回復,稱建材公司施工已對秦始皇陵文物安全及周邊歷史風貌造成影響,破壞了秦始皇陵文物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并認為在該區域內不宜進行與文物保護無關的建設工程。2019年3月11日,臨潼文旅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認定建材公司違反文物保護法規定,責令其拆除違法建筑,并處罰款30萬元。建材公司不服,訴至西安鐵路運輸法院。

      【裁判結果】

      西安鐵路運輸法院一審認為,文物保護法明確規定,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批準不得在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范圍內進行其他建設工程或者爆破、鉆探、挖掘等作業。建材公司未向文物行政部門申報辦理審批手續,擅自在秦始皇陵保護范圍內進行建設工程,違反文物保護法規定。臨潼文旅局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法規正確,判決駁回建材公司的訴訟請求。

      西安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本案系行政相對人不服文物行政部門處罰決定引發的行政案件。秦始皇陵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智慧和血汗的結晶,是我國第一批世界文化遺產、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具有極其重大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建材公司擅自在秦始皇陵保護范圍內進行工程建設,影響秦始皇陵的文物安全和歷史風貌,破壞秦始皇陵文物的真實性和完整性,應當依法承擔行政責任。文物行政部門依法對建材公司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人民法院依法監督、支持文物行政部門嚴格執法,形成了打擊違法、保護文物的有效合力。該案從線索發現到司法裁判的整個過程中,人民法院、文物行政部門、文物單位及有關行政部門多元聯動、依法履職、各盡其責,是共建新時代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法治屏障的成功范例。

    責任編輯:韓緒光